• <dir id="665djm"></dir><fieldset id="665djm"></fieldset><li id="665djm"></li>
      • <pre id="hfxea6"><div id="hfxea6"></div></pre><address id="hfxea6"><ins id="hfxea6"></ins><tbody id="hfxea6"></tbody><ins id="hfxea6"></ins><li id="hfxea6"></li><form id="hfxea6"></form></address><th id="hfxea6"><font id="hfxea6"></font></th><th id="hfxea6"><style id="hfxea6"></style><table id="hfxea6"></table><noscript id="hfxea6"></noscript><b id="hfxea6"></b></th><tbody id="hfxea6"><ol id="hfxea6"></ol><form id="hfxea6"></form><div id="hfxea6"></div><font id="hfxea6"></fon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q id="urqd99"></q><div id="urqd99"></div><dt id="urqd99"></dt><b id="urqd99"></b><bdo id="urqd99"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urqd99"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fp8szx"><noframes id="fp8szx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fp8szx"><noscript id="fp8szx"></noscript><ins id="fp8szx"></ins></dfn><code id="fp8szx"><ol id="fp8szx"></ol><table id="fp8szx"></table></code><small id="fp8szx"><thead id="fp8szx"></thead><optgroup id="fp8szx"></optgroup><ins id="fp8szx"></ins></small><code id="fp8szx"><optgroup id="fp8szx"></optgroup><legend id="fp8szx"></legend><del id="fp8szx"></del><tt id="fp8szx"></tt><noframes id="fp8szx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q id="fp8szx"></q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譜網_方圓之間寫人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01月19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244條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偶然看到一個讓人費解的故事:孔子一學生奮不顧身地救起落水小孩,又欣然接受孩子父親的謝禮;人們議論紛紛,孔子卻贊揚了他;另一學生贖回了魯國奴隸沒有報賬,人們說他品格高尚,孔子卻批評了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讀到,心中倍感疑惑。爲什麽孔子在學生做的“不好”時他贊許,做的“好”時他批評呢?反複品味,終于感到,好與不好並不如靠譜網想的那般泾渭分明,而利益也並不與道義沖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救起落水小孩接受感謝,本就是理所當然,如果沒有利益作爲推進劑,社會中又會有多少品格高尚、舍己救人的人呢?社會存在的基礎,就是公平公正地維護每位公民的合法權益。如果以“正義”爲借口恣意犧牲個別公民的合法權益,那麽誰能保證不會有一天犧牲到自己頭上?個人最基本的權益都無法保障,那社會的存在也就顯得道貌岸然、岌岌可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墊錢贖回奴隸的學生,本意是好的,卻沒有從大局上思考。從個人道義上來講,自己受損失也可以說是爲了大義了;可是對整個社會講,卻不得不說算是某種意義上的“自私”:爲了自身名譽破壞社會潛在規則的自私。雖說他這麽做時也許並沒有多想什麽,但造成的後果卻是存在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最美媽媽“吳菊萍在事後受到公司嘉獎,得到20萬。當記者問及用途時,她說:”留著自己花。“一時引起軒然大波。可是所有人只要仔細一想,便明白這一切實在無可厚非,只不過公衆人物的言行比較受關注、有爭議罷了。她的做法有錯嗎?就事論事,簡直是理所當然;那麽,其實剝離出事件本身,一切還是那麽簡單:道義與利益並不矛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公車上的“奪刀學生”嗎?他們爲了一車人的安全,犧牲了自己的利益,錯過了一生中重要的轉折點——高考。事後,有高校向他們伸出橄榄枝,卻又有人對此議論、懷疑。他們做錯了嗎?不,他們拯救的,是一車人的性命。試問又有幾人敢于做出這樣的犧牲?與生命相比,大學名額只能說是安慰罷了;而與道義的成就相比這一點利益就更加微不足道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思想受到了束縛,總以爲利與道義不可兼得。其實不然,只要無愧于社會,無愧于良心,那利益所得就可以心安理得了。這正是,利與道義可以兼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喜歡把大智慧融進瑣碎生活裏。小小一枚銅錢,外圓內方,剛柔並濟,說盡人生哲理。爲人處世,應當有方的棱角,也該有圓的柔和。這樣才能盡展才華,書寫精彩人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是人的節操與個性,圓是人的豁達與包容。沒有方,圓便流于媚俗;失去圓,方則顯得張牙舞爪,正如沒有方孔和圓邊的銅錢無法存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外圓內方的銅錢該在子瞻的手中呆過。“信而見疑,忠而被謗”,是文士無法擺脫的宿命。蘇轼的一身傲骨在烏台詩案中被折斷打碎,卻又在黃州圓融的月光下愈合重生。此時的蘇轼依然不羁,依然清高,但他的個性已然抽枝吐芽,在名爲豁達與包容的綠蔭中堅定地伫立。“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”的淡泊,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的灑脫,他成長的溫厚包容,內心卻仍堅守那一份方的執著,這樣的蘇轼才得以真正不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性之方與包容之圓本就該融爲一體,這樣才能成就大寫的“人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是追夢的堅定不移,圓是方法的變通。圓成就了方的堅持與執著,方是圓的動力與方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崇敏的心中也有這麽一枚樸素的銅錢。它是他改革之路最好的見證。“甯要不完美的改革,不要不改革的危機”,他銳意改革,將“改革”二字寫成夢想,揮灑間盡顯“方”的棱角。但面對改革“深水期”的現實,又是“圓”的謹慎與變通引領他走得更遠。大膽假設,小心下刀,他一點點切開城鄉二元體制的弊病。而改革的理念也以溫和而堅定的姿態,和小小的銅錢一樣在社會中傳遞,在人心中成長,成爲社會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處世之道也應當方圓共濟,如此方可成就真實的“夢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人需要方圓的相輔相成,一個民族亦如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縱觀中華曆史長河,有魏征大膽直谏的方,便有長孫無忌深謀慎思的圓;有張居正銳意改革的方,便有申時行調和中正的圓;有法家嚴冷不阿的方,便有道家清淨自然的圓;有顧准“拆下肋骨作大炮”般悲壯的方,便有鄧小平“三進三出中南海”般理性的圓……盛世也好,亂世也罷,方與圓的對立統一是開創輝煌的大神,是驅散黑暗的星辰。銅錢的圓與方可以是貧寒者溫飽的來源,富貴者家財萬貫的根基,更是民族智慧的傳遞,在機遇與挑戰共存的今天,這是我們應當深思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上善若水任方圓”,方與圓缺一不可,殊途同歸。它們是人格的兩個方面,追夢的兩個條件,民族生存的一種哲思。心懷光明,把握分寸,方圓之間,大可天地任我遨遊,書靠譜網精彩人生!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1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