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tz428m"><em id="tz428m"></em></span>
      1. <code id="ajnrdl"></code><button id="ajnrdl"></button><form id="ajnrdl"></form>
          • <bdo id="aq2lmu"></bdo><select id="aq2lmu"></select><sup id="aq2lmu"></sup><q id="aq2lmu"></q>
                  1. 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2. 分支機構

                  賽車飛艇有多少人中過獎,得民心者得天下,仁政爲先

                  從一樓到四樓,有九十一級台階;
                  從四樓到一樓,亦有九十一級台階。
                  日日走過這些台階,早已熟稔,即便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裏,也能輕易上下,但日日走過,卻又發現,這小小的台階裏,有賽車飛艇有多少人中過獎從未看清的大千世界!
                  台階是一級一級的,但上台階的時候,卻很少有人能夠一級一級地踏過,大都是大步流星,一邁兩三個台階,或許爭得是這點時間,亦或許,欲彰顯其年輕的朝氣,總之,不肯穩重地拾級而上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也有一些人情致很高,能夠不緊不慢地一級一級地走上台階,但這中間還有一部分卻是因爲自己一時興起,或正處于人生情緒循環的低點,或天性憊懶,又或年邁難走,卻是作不得數的。不談這些,那麽,真正有情致的人確實不多了。而他們的人生字典裏,充滿著恬淡,或許,于今天“跨越式發展”的社會,他們上台階的步伐已經與這個時代相去甚遠,但是,這並不影響他們淡然的心境。或許,我想,這樣上台階的人,應該是台階文化中的隱逸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但一直我卻無法明白,台階爲何總是不適合人的步伐呢,總有許多時候,台階一步太小,兩步太大,讓人確實難以抉擇,但或許,恰是這份無法捉摸,才讓走台階的人有許多抵悟吧!
                  忽然想到,那次去長城,見到那些經過無數歲月侵蝕的青石台階,壘起了東方的巨龍,古代沒有先進的設備與技術,故而大多數的石階都以天然的青石砌疊而成,類自然瑣施設也,但是青石台階總是太大,每一步走起來都很費力,便想到,原來曆史的坎坷,總是讓人難以承載,每一步的攀登,都是對時間的超越。
                  又憶起古代那些王公貴族的府邸來,越是位高權重的,台階便越高,以欲以此顯示自己的高不可攀,俨然是欲將那些平頭老百姓拒之于門外。這只要一瞧紫禁城的漢白玉台階便可洞知,然而台階雖高,卻不知幽閉了多少才華,禁锢了多少自由啊!高不可攀的台階外,或許是世人的無限羨慕與贊歎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越過了這道龍門,便可得道飛身,但是,越過又如何?終不過是明妃“葉落深宮雁叫時,夢回孤枕夜相思”的無限孤獨寂寞的無奈;王勃的“時運不濟,命途多舛;馮唐易老,李廣難封”的無限懷才不遇的感慨;和太白“痛飲狂歌空度日,爲誰跋扈爲誰雄”的無限迷茫沉醉的痛楚啊!台階的高聳
                  裏是曆史的滄桑啊!而妙玉之語又絕其妙哉:“總有千年鐵門檻,終須一個土饅頭。”是啊,如此高聳的台階之後,最終卻是要被時間碾成塵埃的,而台階卻依然孤零零地留在曆史的時空裏,似有無盡的感歎,但只是靜默,沒有言語,等待著又一個輪回,沒有開始,亦沒有結束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再踏上那日日走過的台階,依然有許多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人,匆匆從身旁掠過,只留下風的呼喚,又發現,上台階的人可以一連跨過兩三個台階,但下台階的人卻只能逐級而下,至多不過是連著跨過兩級,很少有“三級跳”的,畢竟連跳當中沒有安全感的,即使那些最“勇敢”的前衛者,也不敢如此而爲之的,又是一番意蘊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噫,思之之深,才發現原來,這一方小小的台階裏,卻也蘊含著如此玄妙的石階。
                  台階文化乎?又不禁掩卷長思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;水者載舟,水者覆舟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唐太宗李世民
                  追溯華夏文化五千年,曆史在不斷地演變,夏商西周,秦朝漢宮,文景之治,貞觀之治,開元盛世……曆史在不斷地進化,由元謀人、藍田人到一代代君王,“人文初祖”黃帝,以身作則、與群衆同甘共苦的大禹,雄霸一方但又治國殘暴的秦始皇,實現大一統的漢武帝,奢侈暴政的隋炀帝,虛心納谏、以民爲主的唐太宗……時間又怎麽能阻抑曆史匆匆前進的腳步呢。讓人深思,一次次的改朝換代,統治者該如何穩住江山呢?
                  現今社會,許多領導人物之所以權利穩如泰山,才幹固然重要,最大的因素莫過于深受群衆的追捧和愛戴。所以我說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統治者得天下,在于取悅民心,得民心以仁政爲先。
                  曆史長河源遠流長。秦始皇就猶如一顆劃過夜空的流星,絢麗而短暫。他威名遠播,帶領秦兵東征西討,所向披靡,統一六國,建立了我國曆史上第一個以漢族爲主體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強大國家,開創了封建社會專制制度,促進了封建社會的經濟發展。他如此功績赫赫,理應受到萬民敬仰,受到後人垂青,可恰恰相反,群衆不僅爆發了秦末大起義,而且還推翻了他一手創立的秦朝。這就在于他的殘暴——繁重的徭役壓得老百姓喘不過氣來,生活苦不堪言;嚴峻刑法讓老百姓活在陰霾下,擔驚受怕,處于水深火熱當中。試問,民怎能容忍這樣的暴君?嬴政啊嬴政,“水者載舟,水者覆舟”啊!
                  農民起義源頭起于對統治者的不滿,對百姓生活的同情,逼迫統治者調整政治,促使改朝換代。可想而知,群衆眼裏根本不會去思量你當初立下的汗馬功勞,只在乎你現在是否爲百姓謀福址?盡管你才略了得,如因你的某種缺點遭到群衆的排斥,最終還會敗下陣來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君王處事要三思,一個抉擇就事關禍連百姓與朝廷。政治黑暗,事關君王是否願意撥亂反正?
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唐太宗在曆史上光芒四射,備受贊揚,就在于他的仁政可以得民心。他虛心納谏傳得一代佳話,他銘記“以古爲鏡,可以知道興衰”,吸取隋亡的緣由,目睹農民起義,感歎“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;水者載舟,水者覆舟”,深知人民群衆偉大力量。這啓發了他以仁治國,事事以民爲先,展現“貞觀之治”的現象,家家戶戶安居樂業,國力強盛,爲唐朝他日步入鼎盛打下結實的基礎。唐太宗深受百姓愛戴,至今仍讴歌偉績。由此可見,當初他取悅于民,他的仁政讓他實實在在地坐擁天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曆史就是如此。翻開曆史的書頁,無不向賽車飛艇有多少人中過獎們講訴朝代更叠,試想君王如果仁政,便讓江山穩固屹立不倒,那何樂而不爲呢?
                  仁政可以得民心,得民心必得天下。群衆會像一抹陽光,給予君王與朝廷一片明朗大地;群衆會像風帆,與君王和朝廷在大海上乘風破浪,順利航行,共同進退;群衆會像一棵大樹,幫君王與朝廷遮擋所有的風雨……曆史璀璨始終需要君與民共描繪,君待民好,民自然待君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得民心者得天下,仁政爲先。

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1 2001